2020年拉丁美洲经济环境展望

2020-01-06 15:12:06 296
2020年拉丁美洲经济环境展望(图1)


走过贸易保护主义集中爆发的2018年,经历地缘冲突不断、贸易紧张局势反复、局部金融风险凸显的2019年,时间悄然迎来金融危机后的第二个十年。尽管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的深远影响至今尚未根本消除,而且还交织着中美贸易磋商、国际金融市场波动和美国2020年大选等不确定因素,但是,世界各国依然期待通过对内深化改革、对外加强合作,恢复经济增长的动力。


在这种不确定性增多的国际环境中,拉丁美洲地区宏观经济环境难以独善其身。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以下简称“拉美经委会”)于2018年年底至2019年年底已经多次下调2019年经济增长率,从最初预测的1.7%降至目前的0.1%,而2020年的经济增长率预测值仅为1.3%。更为糟糕的是,拉丁美洲地区的陈年痼疾——社会不平等风险因经济停滞再次演变为大规模社会抗议,加重了经济社会的不稳定程度。


尽管如此,展望2020年,伴随着全球贸易紧张局势逐步得到缓解、世界主要央行重启宽松货币政策以增加金融市场流动性,以及拉丁美洲各国深入推进结构性改革,拉丁美洲地区仍存有摆脱经济持续低迷的希望。


2019年:经济停滞,风险突出


在2019年10月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2019年世界和拉丁美洲地区经济增长率分别下调0.2个百分点和0.4个百分点,降至3%和0.2%,预示着拉丁美洲地区经济下滑已经与世界趋势保持一致。2019年12月底,拉美经委会更是指出,倘若2020年拉丁美洲经济增长1.3%,那么,2014—2020年该地区经济平均增长率将仅为0.5%,是40年来经济增长最慢的时期。总体而言,2019年拉丁美洲地区经济环境呈现三大主要特征。


第一,经济趋于停滞,部门和次区域差异仍在。


从需求端看,拉丁美洲包含政府和私人消费在内的最终消费受冲击最为严重。这一方面源于财政整固措施导致公共消费下降;另一方面,源于就业质量恶化(工资型就业下降而自雇型就业上升),进而导致平均收入降低。此外,拉丁美洲就业结构转向低生产率部门、国内信贷减少及因货币贬值导致进口品成本上升,都对私人消费形成压力。投资方面,存货投资显著下降,同时因建筑和机械设备投资下降引发的固定资本形成也持续下降。而对外贸易方面,全球经济低迷通过削弱外部需求和恶化贸易条件方式对拉丁美洲地区出口产生负面冲击,但是鉴于该地区需求急剧萎缩导致进口下降更快,因此,整体而言,与2017—2018年不同,2019年净出口对拉丁美洲经济增长作出了积极贡献。


从供给端看,服务业对拉丁美洲经济增长起到了拉动作用。而矿业自2015年以来持续处于下降趋势并在近3年有所加剧,这主要源于委内瑞拉和墨西哥矿业的持续低迷。2018年第四季度至2019年上半年,拉丁美洲制造业和建筑业连续3个季度下降。从次地区看,因经济结构和对外联系模式不同,拉丁美洲次区域经济增长也存在差异。拉美经委会数据显示,2019年,以客户工业为主的墨西哥和中美洲、以离岸金融业和旅游业为主的加勒比国家和以初级产品专业化为特征的南美洲国家3个次区域,经济增长率分别为0.7%、1.5%和-0.2%。


第二,局部风险依旧,但尚未发生系统性危机。


尽管2019年拉丁美洲地区通胀率保持在低位(2.4%),赤字程度也有所缓解,但是,该地区“双赤字”(财政赤字和经常账户赤字)特征依然明显。拉美经委会数据显示,2019年,拉丁美洲地区财政赤字和经常账户赤字占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分别为2.8%和2%,延续了十余年的“双赤字”状态。持续的财政赤字将加剧投资者对公共债务可持续性的担忧。其中,阿根廷和巴西是南美洲地区公共债务比重最高的两个国家,分别达到80.7%和78.7%。而持续的经常账户赤字将扩大货币波动性的预期。然而,2019年,拉丁美洲地区尚未发生系统性危机,主要得益于拉丁美洲国家债务管理能力提升、国际储备较为充裕,以及多边合作抵御金融风险意识提高。


第三,结构性改革低于预期,内生动力不足。


结构性改革能够释放地区经济增长的潜力。遗憾的是,自2000年以来,拉丁美洲地区结构性改革进展缓慢,主要原因包括:2003—2008年,初级产品繁荣周期延缓了改革步伐;受限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挤压了改革空间;2017—2019年,拉丁美洲地区超级大选周期加大了对改革形成政治共识的难度等。例如,2019年,虽然巴西启动了包括养老金改革在内的一揽子改革计划,但是进展和成果均低于预期。巴西国会通过的养老金改革法案已经是“缩水版”,从当初预测在未来10年为财政节约资金1.2万亿雷亚尔(约合0.3万亿美元),缩水至节约8000亿雷亚尔(约合1969亿美元)。而且,考虑到强大的公共部门工会可能抗议,巴西博索纳罗政府已经推迟行政改革。2020年10月,巴西即将迎来重要的市政选举,改革的时间窗口已经十分紧迫。


2020年:复苏缓慢,“危”“机”并存


无论是IMF还是拉美经委会,都预测2020年的国际环境与2019年相似:依然以增长低迷、贸易疲弱、金融市场波动为特征


世界银行在回顾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10年的报告中指出,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将面临未来10年潜在增长率的进一步弱化,其中的原因包括:旨在提高生产率的投资放缓、要素再分配的边际效果下降、全球价值链增长放缓、人口老龄化等,特别是初级产品出口国在未来10年还将额外面临大宗商品需求减弱的挑战。基于此,世界银行发出警示,相比2009年之前,当前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应对全球经济衰退的能力不足。在这种国际环境中,拉丁美洲经济复苏之路注定困难重重。


短期而言,影响拉丁美洲经济复苏的外部因素主要来自3个方面:


其一,作为拉丁美洲两个主要贸易伙伴,中国和美国经济增长均放缓,直接削弱拉丁美洲外部需求。


其二,初级产品价格仍处于下跌周期,直接恶化拉丁美洲贸易条件,进而削弱该地区可支配收入和财政账户。对于那些非税收入严重依赖初级产品的拉丁美洲国家来说,所受冲击更为严重。


其三,尽管主要发达国家央行重启或维持了宽松的货币政策,但是,拉丁美洲地区不能排除再次遭受金融市场波动和融资条件恶化的可能。


此外,2020年美国大选和全球地缘政治冲突也是重要影响因素。而内部影响因素仍然取决于拉丁美洲各国结构性改革的成效。拉丁美洲各国国会政党碎片化和执政党在国会不占优很可能内耗改革的动力。


2020年,拉丁美洲地区要谨防两类风险。


一是偿债风险及其可能引发的货币波动风险。当前,全球债务高企及负收益债务比例攀升增加了全球金融市场的不稳定性,而拉丁美洲国家以外币计价的债务更易受到发达国家货币政策变化的影响,而后者反过来也会对拉丁美洲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及偿债能力产生影响。阿根廷的债务问题仍然是关注的重点。


二是因经济低迷加剧社会不平等而引发的社会风险。拉美经委会发布的《2019年拉丁美洲社会概览》显示,自2015年以来,拉丁美洲地区贫困率和赤贫率持续上升。其中,赤贫率上升显著,2015—2019年上升2.7个百分点。自2019年10月以来,拉丁美洲多国爆发规模较大的社会抗议,尽管起因和导火索各异,但是,贫困和不平等加剧是重要根源,其表现特征是社会流动固化和中产阶层呈现脆弱性。面对这种导致营商环境恶化的社会风险,2020年拉丁美洲多国政府的治理能力将接受考验。


尽管国际环境趋于悲观,但是全球和地区层面仍有积极的信号显现。2019年12月中旬,中美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为全球贸易秩序带来稳定性。美国重启宽松货币政策为拉丁美洲利用国际市场融资及实施刺激总需求的经济政策提供了有利条件。此外,大多数拉丁美洲国家通胀率处于历史低位、拥有相对充裕的国际储备及主动加强债务管理,为应对全球经济持续低迷和潜在债务风险奠定了基础。而且,拉丁美洲国家加强与亚洲地区的区域经济一体化也将创造新的增长点。简而言之,处在“全球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风险中潜藏着危机,但也孕育着机遇。


不念过往,不惧未来,只待庭前花开。


文 | 张勇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经济室副主任、副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巴西研究中心秘书长)